当前位置:首页 > 走进大渡口 > 工作动态 > 政务信息 > 正文

探秘丨重庆首座跨江大桥在哪里?答案竟在大渡口

发布人:牟联胜 发布日期:2018/3/28 来源:大渡口网 字号:

重庆第一座跨江大桥是哪一座,你知道吗?

对于这个问题,大多数人的回答可能都是“(石板坡)长江大桥”、“(牛角沱)嘉陵江大桥”……其实,都对也都不对。

说“对”是因为,石板坡长江大桥是重庆主城区首座长江公路大桥;牛角沱嘉陵江大桥是重庆首座嘉陵江公路大桥。

那说“不对”,又是因为什么原因呢?


重庆最早跨江大桥

曾让出“重庆长江大桥”之名

在大渡口,有一座跨江的铁路大桥,比石板坡长江大桥和牛角沱嘉陵江大桥都修建得早,那就是号称“万里长江第二桥”的白沙沱长江大桥,这是真正意义上的重庆第一座跨江大桥。

为什么说它是万里长江第二桥呢?因为这是继武汉长江大桥后的第二座长江大桥,也是重庆的第一座长江大桥。建成之初曾名为“重庆长江大桥”,上世纪80年代初石板坡长江大桥建成,“重庆长江大桥”之名移至石板坡大桥,这座桥梁才因为地处白沙沱,而改名为“白沙沱长江大桥”。

白沙沱位于大渡口和江津的交界处,为什么取名白沙沱,这是有讲究的。“沱”本指江水的支流,重庆人借此字来指回水河湾。所谓回水,就是沱里的水流方向与河流的水流方向是相反的,水在沱里打着转转。而“白沙”,是因为那江边有大片沙滩,沙滩在阳光下白晃晃的,综合这两点,所以就将这里称为白沙沱。白沙沱长江大桥修建好之后,成为了当地的一个特色地标。

历时四年 让长江天堑变通途

1952年7月1日,被称为“新中国首条钢铁大动脉”的成渝铁路建成并全线通车后,邓小平在西南局召开的一次会议上发出号令:“成渝铁路修好了,我们还应当修一座大桥把成渝铁路和川黔铁路连接起来,让这段长江天堑也变通途!”

据参与建设的老同志们回忆,当时由于长江天堑的阻隔,从川渝运往滇黔桂等地的大批物资,到了铜罐驿火车站后,需要通过人工搬运到冬笋坝长江北岸,装上轮渡横过长江,至南岸猫儿沱港务局码头后,再用人力或绞车拖上岸,通过几番转运,方能装载到川黔线赶水段的火车上;而从南面各省运到川渝的大量物资,也得在猫儿沱港口下货,用船渡过长江,再通过冬笋坝码头,转装到停靠在铜罐驿火车站的一辆辆货车上。当时靠车船如此上下转运,既耗人力物力,效率又不高,制约了西南地区经济社会的发展。

1953年,专家经慎重选址,把重庆的首座长江大桥位置确定在当时的白沙沱(现大渡口区跳磴镇白沙沱)和珞璜镇的长江之间。1955年10月,大桥开工,到1959年12月建成通车,共历时四年零两个月。它北接成渝铁路,南通川黔铁路,全长820.3米,大桥共16孔,主跨为4孔,属双线桥(先是单线架梁,1978年时增设为双线)。

时光荏苒 承载着重庆人的骄傲与回忆

大桥修好后,渝川黔三地往来的运输线从此打通。这里成为了重庆人的骄傲,也承载了很多重庆人的记忆。

在实地考察过程中,家住白沙沱的一位姓郑的老先生给我讲道:“白沙沱长江大桥是我们中国人自己修起来的,没有靠外国的专家。印象最深的就是以前桥还在修的时候,远远望去,桥上八个大字‘自力更生,发愤图强’。感觉它就是那个年代中国人卧薪尝胆的一个真实写照,我们中国人靠自己也能修出这样的桥,自豪,骄傲!”

他还表示,“我算是这座桥的见证者。当时整个四川都只有这么一座跨江桥,真的很骄傲。很多人都是从这座大桥走出家门,接触了外面更广阔的世界。都过了这么多年了,这座桥一直都是我岁月里无法磨灭的印记,可惜听说不久以后有可能就要被拆了。”说着,郑老先生转过头去看了看桥,深情的目光望去,眼里仿佛全是岁月的痕迹。

双桥比肩 是否拆除暂未确定

为什么白沙沱长江大桥会面临可能被拆除的命运呢?

因为时光荏苒,白沙沱长江大桥已经服役五十九年,其功能已远远不能满足现代社会的发展需求,简陋的桥面、斑驳的钢梁、窄小的主跨,白沙沱老桥历史的痕迹已经越来越重。虽历经多次修缮加固、升级改造,依旧不堪重负。在2009年时,重庆市人民政府将白沙沱长江铁路大桥公布为“重庆市文物保护单位”。
 为满足现在的运输需要,2013年1月,新白沙沱长江特大桥开建,2015年12月全桥“合龙”,新大桥创下了三大“世界之最”,即世界上首座六线铁路钢桁梁斜拉桥,世界上首座跨度最大、荷载最重的六线铁路钢桁梁斜拉桥,世界上首座双层铁路钢桁梁斜拉桥。至此,白沙沱迎来了“双桥比肩”的时代。


本来按照最初设想,在新白沙沱长江特大桥建成后,便会拆除既有白沙沱长江大桥。但后来事情却出现了转机,随着某些情况发生改变,是否拆除老桥还没有最后确定,可能将继续利用起来进行货物运输。如果这样,双桥“比肩”的景象也许将会一直存在下去,老重庆人关于这座大桥的记忆与情怀,也会得以保留。

其实在我看来,老白沙沱长江大桥就像一个淡然从容的老人,见证了几代重庆人的成长,然后默默的把故事藏在桥下的流水中,随长江之水滔滔而去。

而他,只是静静地横卧在长江之上,默默地连接着长江两岸,迎来送往,不问红尘。


分享到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