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走进大渡口 > 工作动态 > 政务信息 > 正文

探秘|大渡口有座神奇的寺庙 井水磨墨写字“可中状元”

发布人:px 发布日期:2018/2/12 来源: 大渡口发布  字号:

九宫庙、金鳌寺、马桑溪 ... ... 这些我们耳熟能详的地方背后有什么故事?名字又是从何而来呢?

从上周起,我们推出了【探秘】系列报道,从人文典故、历史传说诠释大渡口的人文历史和地名由来。上一期,我们报道了“九宫庙”的由来,引发了网友们的广泛关注和转发。本期,我们将继续探秘之旅,走进金鳌寺,揭秘这座神奇寺庙背后的故事。

跟着渡口哥,了解大渡口!

“每个人心中,都有一座老旧素净的寺庙。藏于深山之中,远离红尘的喧嚣,保有心地的宁静。”大渡口——在现代重庆人的心中,可能算不上是佛教圣地,但在历史的长河中,这里的好山好水也曾隐匿着许多寺庙,有着独特的宗教文化传承。

在大渡口跳磴镇,有座金鳌山。山形如鳌龟卧于长江江隈,如观音莲足下金鳌鱼奋翼归长江而得名。其地得山环水抱之势,风光风水皆怡人。

金鳌形象

鳌者,海里的大龟或大鳖。也是传说中“龙生九子”的长子,为龙头,龟身,麒麟尾。在中国传统神话故事中,女娲炼五色石以补苍天,断鳌足以立四极。又有传说,东海中有巨鳌驮着蓬莱、方丈、瀛洲这三座仙山。由此可见,鳌可是有着吉祥神力的灵兽。俗话说,“世间好语书说尽,天下名山僧占多”。在这样一块风水宝地,有一座历史悠久的寺庙,自是理所当然。

沿金鳌山蜿蜒的山路向上,10多分钟后,一座古刹便映入眼帘。掩映在翠柏之间的金鳌寺,在阳光中显得幽深和肃穆。

金鳌寺大门

历史悠久资历老

走进金鳌寺,不大的寺院内黄葛掩映,空气清新。金鳌寺上殿内塑有佛像二十余尊,另有寮房六间。主殿墙上的明末清初壁画、殿内明代留存的地藏王菩萨造像等,无不渗透着年代久远的气息。

明代壁画

修复的明代佛像

金鳌寺碑记中记载,“寺之创建,元以前,不可考矣。”故老相传,金鳌寺始建于公元100至400年间,其时,中国还处在东汉、三国、西晋交替时期。其久远的历史,在重庆的寺庙中,算得上是资历最老的元老辈了。

金鳌寺初建之时还不是佛教寺庙。大约在唐朝被佛寺取代,宋朝时得以大规模扩建,当时以放生池为中心,面积千余亩。

据民国《巴县志》记载:“又右五同崖南行至江边,曰金鳌山,盘郁蹲耸,若鳌矫首,绝顶,松径云盘,寺藏山垇,建始无考。”历史上,金鳌寺曾多次损毁和重建,如今,金鳌寺昔日辉煌早已不见,遗址只残存上殿部分墙体和地基、东西厢房基址和放生池。

2014年12月,考古人员对金鳌寺进行勘探试掘,至今已出土遗物100多件,包括唐代瓷盏、宋代佛首、明代四大天王佛像、崇祯通宝和万历年间瓦片、乾隆年间纪年砖等。

神奇传说利考试

金鳌寺是古人读书的好地方,或许是取“独占鳌头”的口彩,所以素有“十载金鳌九进士”之说。

“魁星踢斗,独占鳌头”是古代文人的至高追求

传说寺内有一口井,用铁板盖着,用井水磨墨写字就可以中状元。以前,方圆数十里凡是要考科举的,都要到这里来烧香祈福。遗憾的是,随着金鳌寺的多次损毁和重建,如今,那一口神奇的水井已然消失无踪,不在金鳌寺仅剩无多的寺庙范围之内。

据金鳌寺的僧人介绍,他们也曾经结合古人的风水规律和现实的地理条件,试着寻找过那口水井的位置,并大致得出那口井应该就埋没在寺院围墙之外,如今的一片农田之中。

也许,某个时候条件成熟,那口有着神奇传说的古井,还会有重见天日的机会。

古人留诗赞誉多

与金鳌寺有关联的名人,最出名的莫过于明末清初的巴县举人刘道开。刘道开的家距离金鳌寺只有十里路。作为明朝遗民,他拒绝在清朝做官,却为子孙后代考取功名树立了榜样。在他看来,金鳌寺环境清幽,正适合读书。这似乎应和了“十载金鳌九进士”的传说。

刘道开曾为寺庙赋诗:“古寺藏山凹,到门方始知。”

雪中的金鳌寺(资料图)

除此之外,有不少文人骚客慕名来到过金鳌寺。细数之下,描写金鳌寺的诗歌还有不少。

清代武官程远在《金鳌寺》中写道:“削成太华千寻矗,绕出长江一带澄。”描述了从金鳌寺望出去的壮阔景象。

“蹑步寻幽径,金鳌最上层。石梁横跨涧,老树倒垂藤。”清代贡生苗济所赋的《金鳌寺》一诗,让人感到了幽幽的禅意。 清康熙举人周开丰的《晚宿金鳌寺》更是有趣,诗歌全部摘集唐代诗仙李白的千古名句,竟句句应情应景,生动地描写了他在金鳌寺的所见所感—— “明月看欲坠,流光灭远山。众鸟各已归,孤云自去闲。移花坐石忽已暝,使我不得开心颜。琴松风兮寂万壑,别有天地非人间。”

般若智慧可养心

如今的金鳌寺虽不复当年的辉煌,但依然香火未绝,寺中也仍有僧众,常以佛家的般若智慧为受众传道解惑。这里并没有充满暴利铜臭的高香大烛,只有禅定清修的雅室。这里的僧人也不给你讲什么玄之又玄的“神通法力”,只是与你分享如何以般若的智慧面对人生的烦恼,解脱“贪嗔痴”的困扰。 “人们可以不信仰佛教,但每个人都可以用佛学的智慧来启迪心灵、开导生活。”提倡“实践佛学”的监院克贤法师这样说道。

监院克贤法师

告别金鳌寺之际,突然想起唐人常建的一首古诗:

清晨入古寺,初日照高林。

曲径通幽处,禅房花木深。

山光悦鸟性,潭影空人心。

万籁此都寂,但余钟磬音。

这不正是清幽宁静的金鳌寺,最生动的写照吗?这不就是藏于我们心中,最美好的寺庙印象吗?


分享到: